提升城市能级苏州该如何发力?

  经济规模和总量是城市竞争力的基础,全球城市第一特征就是经济总量必须足够大,“吨位决定地位”。提升苏州城市能级,需要苏州经济以“再创新、再开放”重塑苏州高质量发展的内源动力和外源动力。

  城市能级已不局限于经济影响力这一指标,文化活力、交通可达性、城市宜居性、城市可持续性等也是城市能级的重要内容。提升城市能级需要加强符合特大城市特点和规律的社会治理创新,注重在科学化、精细化上下功夫。

  改革开放40年来,苏州干部群众敢闯敢试、先行先试,通过创新与开放,利用本地的土地、劳动力等生产要素,以及其他地区的低成本生产要素创造了中国经济发展的“东部奇迹”。然而,随着内外部环境的深刻变化,许多传统发展路径已难以解决城市发展中出现的新矛盾新问题,城市发展空间受到要素制约。在此关键时间节点,苏州市委、市政府继续在解放思想上先行一步,适时地做出了提升城市能级的战略部署。在今年1月20日至24日举行的苏州市两会上,无论是政府工作报告,还是代表委员们的分组讨论,“城市能级”成为高频词汇之一,瞄准了城市转型升级的新蓝海。基于对苏州已有的和潜在的发展优势的综合认知,建议从以下三个方面来提升苏州城市能级,努力打造独具魅力的国际化大都市。

  经济规模和总量是城市竞争力的基础,全球城市第一特征就是经济总量必须足够大,“吨位决定地位”。提升苏州城市能级,需要苏州经济更加注重质量效益,以“再创新、再开放”重塑苏州高质量发展的内源动力和外源动力。为此,必须着力做好三个方面工作

  一是做强做优实体经济,筑牢高质量发展基石。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必须把发展经济的着力点放在实体经济上。”习总书记在主持中央政治局第三次集体学习时提出,要大力发展实体经济,筑牢现代化经济体系的坚实基础。苏州要加快发展先进制造业,推动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和实体经济深度融合,推动产品结构由低技术含量、低附加值产品为主向高技术含量、高附加值产品为主转变。加快发展环境友好型新兴产业,在苏州美丽的青山绿水间打造“五新”产业,大力推进高端装备、新能源、新材料、生物医药、纳米技术应用等战略性新兴产业。同时,严把产业项目政策关、资源消耗关、环境保护关,对所有新增项目严格执行节能评估审查和环境影响评价制度。

  二是努力实现由追随创新到原始创新的转变。创新是引领高质量发展的第一动力。创新驱动本质上是人才驱动,科技创新、产品创新、商业模式创新的核心是人才支撑。因此,苏州要有引才、聚才的强烈危机感和紧迫感,营造有利于人才成长发展的良好生态,坚持人才配置的市场导向、国际导向、精准导向,破除一切不利于人才发展的思想观念和体制性障碍,努力建设世界一流的人才发展环境,让苏州成为天下英才最向往的地方之一。同时,大力弘扬创新文化,厚植创新沃土,营造敢为人先、宽容失败的创新氛围。此外,还要最大限度地用好苏州工业园区这个全国首个国家开放创新综合试验区,积极打造研发与转化功能型平台,大力构建生态、生产、生活一体化,社区、街区、孵化区相融合的新型双创载体。

  三是在更大范围和更宽领域进一步优化苏州营商环境。民营企业是具有发展潜力和成长性的创新群体,是苏州经济发展不可或缺的重要力量。政府应以加快形成法治化、国际化、便利化的营商环境为目标,深化政府“放管服”改革,落实政务服务“一网通办”改革举措,使更多事项在网上办理,必须到现场办的也要力争做到“只进一扇门”“最多跑一次”,不断提升制度环境软实力。除此之外,继续对标世界银行10项指标,对标综合性国际城市排名,在更大范围和更宽领域内优化营商环境。更为重要的是,政府要以市场主体的感受度、满意度和获得感为出发点,深入了解企业需求,摸清企业生产经营中的难点、痛点,为企业提供高效、便捷、精准的事中事后服务。

  城市能级已不局限于经济影响力这一指标,文化活力、交通可达性、城市宜居性、城市可持续性等也是城市能级的重要内容。提升城市能级需要加强符合特大城市特点和规律的社会治理创新,注重在科学化、精细化上下功夫。

  城市治理的科学化包括治理理念、体制、机制的科学化。治理理念的科学化要求城市治理的相关职能部门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理念,牢固树立为人民管好城市的理念,坚持尊重规律、用心善治、科学规划的理念,坚持多元、动态和包容的治理理念和系统治理的理念。治理体制的科学化就是要按照“扁平、精简、高效”原则,构建扁平化城市治理体制,完善各部门协调联动机制,建立信息共享沟通平台,促进各部门信息互融互通。治理机制的科学化就是要立足5G推广应用的背景,以物联网、云计算、大数据和人工智能等现代信息技术为支撑,创新治理模式与服务方式,建立多元主体共同参与的多元共治、共建共享、良性互动的主体协同机制。

  苏州城市化程度高、“两新”组织活跃,利益诉求交叉碰头的态势更为明显,对社会治理带来更大挑战、提出更高要求。这要求我们必须找到共建共享的触点,跟上共治共管的节拍,加快推进运动式突击向常态化机制转变、大而化之的“一刀切”向精准细致的“绣花功”转变。因此,首先需要借鉴上海、杭州、深圳等城市的精细化治理实践,加强社会治理制度设计的精细化,建议出台《苏州城市治理精细化标准》,将目标细化、标准细化、任务细化、流程细分、考核量化、实施精确决策、精确控制、精确考核,使城市治理的每一项工作内容都能看得见、摸得着、说得准。同时,积极引导社会自组织的发展,以精细化的职能厘定和跨部门协作为基础,以“精明行政+公众参与”双元机制建构城市精细化治理行动,并以信息共享机制和严格化的问责机制约束城市精细化治理行为。

  高品质生活是城市能级提升更基础、更深沉、更持久的力量。着眼于满足苏州民众对美好生活的需要,需要增加多层次、高水平、多样化的公共服务供给,尤其是公共文化产品和社会服务的供给,使更高品质的人文生活成为提升苏州城市能级的助推力。

  首先,强调公共政策的“人本取向”。公共政策的“人本取向”强调精准识别人的个性化需求,精准区分不同群体的利益分配与实现,这就需要政府对偏离价值核心政策失灵领域进行精准施政和及时转型,其中的突破口是充分尊重人在城市生活中的主体角色和地位,将人的个性需求具体化,并在增强公众诉求回应性上下功夫,让城市更有温度,生活更具人文关怀。

  其次,着力打造“苏政”品牌,即着力将苏州各级政府以及相关职能部门的社会治理和公共服务等相关流程标准化、最优化和品牌化,让政府的管理与服务成为创造高品质生活过程中重要的推力。

  再次,全面推进依法治市,大力推进法治苏州建设。在法治环境下,才会有公平的竞争、稳定的预期、靠得住的信用。因此,法治是衡量社会发展健康与否的重要尺度,也是创造高品质生活的关键变量。

  近年来,苏州市以建设法治型党组织为引领,着力构建法治政府、法治市场、法治社会“三位一体”的法治建设先导区,并首次提出要把“法治”作为苏州的核心竞争力。应该说,在法治建设方面,苏州在全国树立了很好的品牌。深入推进法治苏州建设,关键是运用法治思维和法治方式,这需要苏州各级领导干部既要坚持在宪法、法律范围内的规范化、制度化要求,也要坚持因地制宜,配合以人为本的生存发展需要的灵活调适。

  最后,推进民生领域的优质化、均等化服务。除了继续加大政府对民生领域的投入外,鼓励社会资本进入养老、医疗、教育等领域,有效扩大公共服务的供给渠道。充分发挥社区、社会组织、社会工作者、社会服务机构的作用,通过政社合作、三社联动等机制,既为广大民众提供专业化、高品质的社会服务,帮助有需求的普通百姓解决现实中遇到的各种矛盾和问题,又提高整个社会的组织化、民主化程度,满足民众对参与、公正、法治、安全的需求。

  总之,多层次、多样化、高质量的公共服务体系,是高品质生活的标配,也是提升城市能级的重要内生因素。